当前位置: 主页 > 8112cc 九龙心水 >

从碧昂斯的封面到独立摄影:新一代黑人时尚摄影师

时间:2019-10-07 09:2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纳丁伊杰威尔摄于2018年的《作为反抗行为的快乐》。伊杰威尔成为第一个拍摄《时尚》封面的黑人女性,这张封面见于英国《Vogue》杂志2019年1月刊 图片来源:Nadine Ijewere 受邀为美国《Vogue》2018年9月刊拍摄碧昂斯时,泰勒米切尔仅23岁。两张封面照片中,

  纳丁·伊杰威尔摄于2018年的《作为反抗行为的快乐》。伊杰威尔成为第一个拍摄《时尚》封面的黑人女性,这张封面见于英国《Vogue》杂志2019年1月刊 图片来源:Nadine Ijewere

  受邀为美国《Vogue》2018年9月刊拍摄碧昂斯时,泰勒米切尔仅23岁。两张封面照片中,一张是碧昂斯在镜头前阴沉着脸,化着几乎看不出来的妆,头上戴着一圈色彩鲜艳的花。另一张上,她穿着Alexander McQueen品牌的分层连衣裙站在户外,裙子上有非洲色彩的蕾丝,她将白色布匹高高举过自然打结的头顶。两者都有一种原始的美,将这位流行歌星投进一种异常亲密的光线中。但这并不是这些照片里唯一值得注意的地方:米切尔创造了历史,成为第一位拍摄《Vogue》封面的非裔美国摄影师。

  几个月后,纳丁伊杰威尔(Nadine Ijewere)成为第一位达到类似里程碑的黑人女性,她为爱德华恩宁弗主编的英国《Vogue》2019年1月刊拍摄了身着古驰礼服的歌手杜阿利帕。两组封面被广泛认为是里程碑式的时刻,但米切尔很快向媒体守门人提出了一个尴尬的问题:“为什么发生得这么晚?如果由我来决定,事情早就发生了。”他在纽约通过电话这样告诉我。

  米切尔和伊杰威尔是《新黑人先锋》收录的15名摄影师中的两位,这本书由美国艺术评论家安特沃恩萨金特(Antwaun Sargent)策划,汇集了挑战刻板印象的新一代摄影师。数百年来,黑人身体性欲旺盛、好斗、野蛮和兽性的形象已经渗入社会的血液中。正如萨金特指出的,谁能成为一名形象塑造者,谁能掌控他们的社群如何呈现和被感知,这是很重要的。

  这些摄影师在时尚和艺术领域引领着一种新的美学,目前是该行业最受欢迎的名字。坎贝尔阿迪经营着伦敦的《Niijournal》杂志,并拥有自己的选角机构,在最近的“伦敦起来、立刻站起来”展览中,他的作品位列其中;而黛娜斯克鲁格斯为Eloquii拍摄的大码时装在纽约地铁中掀起了热潮。萨金特还囊括了从世界各地挑选出来的其他名字,王中王论坛www5059o9com,从谢菲尔德的鲁思奥赛到史蒂芬塔尤他对拉各斯生活的描绘很快获得认可,以及布朗克斯出生的蕾妮梅德拉诺。

  人们很容易将杂志封面视为时代变迁的标志,但许多摄影师毋需等待老牌摄影杂志的认可,而是与Nike、Apple和Tiffany & Co.等品牌建立了合作关系。米切尔说,他在这个行业的“几乎所有”关系都是通过社交媒体建立的,Instagram等平台有助于创意行业的民主化。

  2017年,当埃塞俄比亚裔美国摄影师Awol Erizku拍摄碧昂斯在一堵花墙前展示她怀孕的肚子时,这组波提切利式的照片仅仅在她的Instagram账户上发布,完全避开了传统媒体。那一年,这份怀孕声明成了网站上最受欢迎的图片。Erizku在书中解释道,“我试图创造一种本土的具有普遍性的黑人艺术。”

  在转到音乐录影带领域之前,米切尔最初拿起相机是拍摄滑板视频。到2017年秋季,他获得了纽约大学帝势艺术学院电影和电视学位,决定全身心投入摄影,并买了一张从亚特兰大到伦敦的单程票,在那里他“几乎竭尽全力地与世界上所有的杂志和机构见面”。

  米切尔的所有作品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私人化的,从早期的专题摄影开始,比如《我在粉色马球里做漂亮的兜帽》,这是一系列在布鲁克林夫拉特布什区拍摄的照片,他在照片中将黑人描绘成脆弱和自由的。米歇尔借鉴了克里詹姆斯马歇尔等前辈,他们“将芝加哥重新想象成一个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地方。就连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19世纪重要的活动家、社会改革家和废奴主义者)也知道,对于一个黑人来说,创造和想象自己的形象是非常重要的。”

  米切尔拍摄的彩色背景和梦幻般的灯光为黑人创造了一个梦幻般的居住世界。“当你(作为黑人)长大,你会被教导要付出白人同事三倍的努力才能获得同样的结果,”他说,“你知道,有太多不同的方式让这种感觉渗透到我们的心灵中。美国大学里有句话说:向左看,向右看,你们中的一个会进监狱。我喜欢创造一个没有压力的世界。”

  主要目的不是迎合白人的凝视,而是颠覆它。布鲁克林的摄影师米该雅卡特说,“我们正在铺平道路,这样其他人就不必被归入以前的类别里。”他说,在他职业生涯的早期,给予黑人的工作往往以城市生活为中心,但那些并不总是让他感兴趣。当他开始在当地报纸上发表文章,拍人们的肖像,听他们的故事时,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此后,他为《Wonderland》《Fader》等杂志以及Nike等企业客户工作,但他表示,他的风格更多地受到家庭相册的影响,而不是时尚或艺术界。“我父亲在国外生活时,在德国、西班牙和越南,他在军队里拍摄了很多照片,”他说,“我还看了我祖父母在20世纪40年代的照片。一切都带着特定的意图,我试图在自己的作品中把它表现出来。”

  但最终帮助他找准自己位置的,是关注他自己的社群。“无论我在做什么,我的肤色都会定义我,但同时我想展示我自己的观点和我的世界。”歌手艾德琳戴有几十个夹子和配饰的发辫照片,任何一个散居海外的黑人儿童都能立即认出来,当她们妈妈创造类似的复杂装扮的时候,她们也曾坐在妈妈的两腿之间数个小时。

  南非摄影师贾马尔恩西德拉也反对关于黑人身份的刻板观念。他拍摄的约翰内斯堡的酷孩子的肖像充满了五颜六色的、本土的自然发型,他令人惊讶的方式曲解他们的身体。“现在南非有很多问题,”他说,“这是一个极端暴力的社会。我认为这是我们过去的结果,源于有毒的男子主义。所以我想(我的作品)做了一些事情来打破在艺术中男性应该是如何的超男性化观念。”在恩西德拉拍摄和设计的一幅图片中,一个男人穿着定制的黄色夹克,代表着传统和正式。他说,“然后我用了时尚中的其他符号胸针、蕾丝手套来颠覆和挑战黑人男性的概念。”

  他曾在《Dazed》杂志实习,在伦敦短暂工作后,2011年回到南非。他收入太少,没有资格获得工作签证。试下我“特码”,但是他对亚文化产生了兴趣,他了解泰迪男孩、摩德文化和摇滚青年,他想不出有谁曾记录了南非的派系,比如Izikhothane,或者是夸祖鲁-纳塔尔省的“祖鲁族”,这些人听特定类型的音乐,穿同一种的裤子。2015年,他推出了自己的青年文化平台泡泡糖俱乐部。他说,“这使得非常规的声音以及我们自己能被注意到。”

  同样,纳丁伊杰威尔将她的作品描述为对美丽的庆祝,她的牙买加-尼日利亚血统为她提供了素材。“看着时尚,我从来不觉得我会与它发生关联。大学时,我开始给有混合背景的朋友拍照。当我拍摄有色人种时,我想突出他们的美丽,而不是把他们刻板地描绘成愤怒、狂野、异国情调或他者。”同样的主题贯穿于Awol Erizku的系列作品《无标题头像》(2013年),在这部作品中,他展示了自己在布朗克斯区的男性朋友的发型。正如萨金特对这些人的描述:“在他的框架中,他们的生活是重要的。”

  谢天谢地,曾经对这些摄影师关闭的大门终于被强行打开了。“我从没想过我会为《Vogue》拍摄,更不用说封面了,” 伊杰威尔说,“真不敢相信它会发生。”

  本文所有图片均出自安特沃恩萨金特主编的《新黑人先锋:艺术与时尚之间的摄影》,该书将由Aperture于10月31日出版。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明日方舟梓兰组背景故事与趣味 张子枫时尚大片浓烈油画式妆容 移动VOGUE 黄奕杂志封面曝光 俏皮短发吸 “镇”兴上海③ 闵行吴泾:科